首页非你不爱68番外之礼成
关灯
护眼
字体:

68番外之礼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
  番外之礼成

  S市烈日茫茫,整个城市都覆在连空气都灼闷的盛夏下,顾翎颜生完小豆丁后就一直懒在家里没去上班,连一动都不肯动。

  家里现在有三个孩子,邵西蓓陪着自力更生困难的顾小妈,拖着两个大的也顺带照顾小的。

  单叶小朋友现在半岁多,已经表现出了其强大的战斗力,没有像傅仟汶小公主当时那样大哭吵闹着撒娇,大多数时候都是怎么想着折腾别人。

  “蓓蓓姐。”顾翎颜手里揣着一碗绿豆粥,望着刚刚翻了个身现在正企图独坐起来的单叶,“你说豆丁一个小姑娘怎么能皮成这样。”

  邵西蓓望着完全继承了她母亲能吃好动的小豆丁,不禁弯着唇笑起来,“连南南看到她都有些忌惮。”

  顾翎颜听到这句话便得意洋洋地笑起来,“傅矜南那个小混蛋,叫他再横再像他爹那样阴阳怪气,现在豆丁在还不整死他。”

  她笑声刚落,家里的门就打开了,傅政领着刚从幼儿园回来的傅矜南从玄关处走进来,父子两个人一摸一样的冰山面瘫脸瞬间让家里的温度都一下子降低了几分。

  正坐得像一朵莲花一样的单叶看到傅矜南回来了,眼珠子“滕”地就亮了,挪着小短腿想往他那爬,傅矜南放下书包朝她看了一眼,冷着脸想遁着往卧室走。

  “傅矜南。”顾翎颜这时躺在沙发上懒洋洋地叫他的名字,“你把豆丁抱到我旁边来。”

  傅矜南浑身一震,眼角跳了跳,犹豫半响最后还是只能僵硬着步伐走到单叶面前。

  他刚伸出手碰到单叶的身体,单叶小宝就毫不犹豫地一小掌甩上他的下巴,嘴里咿咿呀呀地叫着另一只手还配合着狠狠地掐上他的耳朵。

  傅矜南额头上青筋叠起,一张俊俏的小脸已经有些扭曲,幸好他没有把作怪的小豆丁直接往地上一扔,忍着剧痛把她放到她妈妈身边。

  单叶到了沙发上还是扯着傅矜南不肯松手,顾翎颜瞧着这一幕心情甚佳,翘起二郎腿道,“南南,我们家豆丁从生出来开始就最喜欢你了,要是以后长大豆丁不嫌弃你的话,我勉强可以同意你做我家豆丁的保镖奶爸什么的。”

  傅矜南嘴角抽了抽,求救般地看向一旁掩着嘴直笑的邵西蓓。

  邵西蓓笑意满满刚想和儿子说什么,就被站在一旁的傅政不耐烦地扣起手腕拉进卧室里去了。

  傅政前几天去了J市的分公司出差,今天下午刚下飞机就直接去把儿子接回家,整个人一路风尘仆仆、冷厉的眉眼间还笼着淡淡的倦色。

  “你先去洗澡,等会就吃晚饭了。”她略有些心疼地看他坐在床上揉着眉心疲惫的样子,走到一旁去帮他拿在家里穿的衣服。

  他在身后看着她踮起脚撑在柜子外拿衣服的样子,越看眼眸就越深。

  她现在虽然一直呆在家里带孩子,可人一点都没有变胖变懒的趋势,身材早就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甚至比以前更有过之而不及。

  邵西蓓拿好衣服也没听到浴室里传来水声,才一转头就被身后的人迎面压在了柜子上。

  这男人如狼似虎的本性是几十年都不会变的,一只手已经迅速掀起她薄薄的裙子往里探去,另一只手更是直接笼罩上了那两团愈加丰满的雪白用力地揉|捏起来。

  某人出差在外好几天,又不屑用五指山,只能想着自家香喷喷的老婆活活吃素,现在人在怀里揉着揉着还不嫌过瘾地低下头直接用力地咬上那两团凝脂。

  “疼…”邵西蓓被他压在柜子上动弹不得,红着脸用力推着他的肩膀,努力忍着嘴边的喘|息,“你不要咬了呀…”

  夏天衣服本来就穿得少,他做这事又一向是粗暴得不得了,每次早上起来她总是从上到下都青青紫紫红红的一片。

  “那换你咬我?哪张嘴咬都行。”傅政粗喘的气息越来越重,边这样说着下面还硬|梆梆地用力顶顶她。

  “傅政!”她听了他暗示性的话语脸埋得更低,羞恼地直呼他的名字。

  他这时毫不犹豫地把她的睡裙用力一扯丢在地上,抱起她就直接往浴室走,谁料房门这时一下子被打开了,傅仟汶探了个头进来,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们。

  邵西蓓一惊,连忙想从他怀里下来,傅政被打断了好事脸色一沉,把她往怀里更靠了靠,冷冷地对女儿道,“进来之前为什么不先敲门?”

  傅仟汶望着光溜溜的妈妈和冷冰冰的爸爸,半响怯怯地道,“对不起爸爸,是舅妈让我来叫妈妈出去的。”

  傅政这时心里恨不得把顾翎颜活活掐死,抱着怀里的老婆还是不肯松手,邵西蓓用眼神不断地警告他才终于被放了下来。

  一推一扭的过程里他西装里掉出来一样东西,邵西蓓弯着腰拿衣服时低头一瞟,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那是一张折叠好的纸,上面似乎写着好几行字,字迹很娟秀一看就是女人写的,可她手还没碰到那张纸片,就被傅政直接捡起来重新收好。

  他神色淡淡一句话都没有解释,拿起一旁的换洗衣服就进了浴室,邵西蓓心里“咯噔”一响,见傅仟汶催得急,只好先穿上衣服跟着女儿走出了卧室。

  ***

  傅政绝口没有提那张纸片的任何来历,后面几天他回家吃完晚饭后就会拿着车钥匙再出去,他一向少言寡语,邵西蓓也从来没有追问他行踪的习惯,可心里那块疙瘩却越来越大。

  一大早他早饭吃了一半就走到阳台去打电话,她远远看着他冷峻的侧脸,正在帮傅仟汶梳头发的手上一用力,女儿就哇哇地叫了起来。

  “妈妈。”傅仟汶扁着嘴转头看她,“你轻一点,我头皮好疼。”

  邵西蓓叹了口气,抱起女儿哄了哄,帮她把头发梳完,神色有些恍地起身去卧室。

  傅政在阳台打完电话,走回卧室换衣服,邵西蓓正在旁边把脏衣服一件件扔进筐里,翻到他的衣服时手一下子就停了下来。

  他那几件衬衫上无一例外地都染着浓浓的香水味,她转头看了他一眼,甩手就把他的衣服一扔抱着筐往外走。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本书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
首页非你不爱68番外之礼成